市政府 市委 市人大 市政协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工作动态
王兆相将军的儿子王延生在纪念神府红军创建8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添加时间:2013-10-24 16:50 阅读次数:[] 来源:未知

王兆相将军的儿子王延生发言(图片来源:神木新闻网)
各位领导,各们同志,各位乡亲,兄弟姐妹们:
    今天我们大家一块参加神府红军创建八十周年活动,我内心十分激动,特别是在我们的家乡,在神府红军旅创建的这块黄土高原上,在我们父辈们生长养育,并为此曾牺牲流血艰苦奋斗过的这块土地上。
    红军铁军装甲旅的前身是在咱神府南乡创建的,今天我们县委,县政府,全县人民来组织纪念,说明我们神府人民没有忘却我们的革命前辈,没有忘记那段血与火的奋斗历史。
    八十年前,也就是1933年,中共陕北特委在佳县高起家洼会议上决定,在陕北地区发动对反动政府和军阀的武装斗争,王兆卿同志在会上被选为特委军委书记,不幸的是他不久被敌人杀害。特委委员马文瑞奉命到神木南乡向地方党组织传达特委开展武装斗争的决定,他找到刚从陕甘红二十六军回到家乡的我父亲王兆相说:“你哥哥牺牲了,你从红二十六军回来,就在神木开展武装斗争吧,老大为革命牺牲,老二接着干,为了掩护身份,你从此改名就叫王二好啦”。临走他把自己随身带的一把小手抢交给了我父亲。
    1933年10月18日在神木南乡共产党区委书记贾怀光的主持下,在神木贺家川一个偏僻的小山沟尚家集独户人家里陕北红军神府特务队正式成立。成立时只有七个人,政委是在红26军任警卫队长的王兆相,队长是在红26军任过连长的绥德人李成兰,还有在红26军当过支队政委的缓德人李成荣,清涧人共产党员高家德,佳县乌龙铺共青团员刘增吉,还有神木贾家沟的共产赏员贾兰枝,申家焉的共产赏员乔六十。这七个人当时只有三支枪,其中一支小手枪只有三棵子弹,一支六轮子还必须用石头打一下才会响,另外就是大刀,红樱枪。就是由这七个人和三支枪组成的红军特务队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打土豪,打反动政府的收税衙役,打反动民团,打祸害老百姓的国民党散兵。红军特务队成立不久,深受乡亲们拥护,纷纷自带大刀红樱枪来参加红军特务队。不久陕北特委又派红26军和陕甘红军中工作过的马佩勋、高朗亭、马万里、张衡等人来加入特务队。特务队在各村组织秘密农会,赤卫队,妇女会,儿童团。革命热情在神木南乡群众中有了很大发展。
    1933年11月7日,按陕北特委决定,神府红军特务队在神木松树峰村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北游击队第三支队(简称红三支队),先后由王兆相、高朗亭、马万里、贾怀光、杨文谟先后担任政委,得到南乡广大群众的支持,经常主动打击敌人,整排整排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1934年9月18日,红三支队按陕北特委指示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北独立师第三团(简称红三团)。王兆相任团长,杨文谟任政委,刘宏飞任参谋长。同时成立苏维埃红色政权和几个游击支队。红色根据地发展到神木、府谷、佳县及榆林沿黄河一带。
    1934年9月下旬,军阀井岳秀派二五八旅另加两个营,发动对刚成立的红三团和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王兆相率红三团跳出敌军合围,到敌后方,攻占并歼灭了府谷镇、孤山堡、庙沟门等地民团驻军,并一举攻占陕西、绥远、山西边界商业重镇哈拉寨,红军得到大量物资补充,同时把围剿根据地的白军引出到府谷北部。红三团的指战员们没等敌人靠近,就利用间隙回师南下,长途奔袭几百里,在佳县接应地下党员张德超策动的国民党士兵起义,彻底粉碎了国民党的第一次“围剿”。
    1934年10月后,由于当时陕北特委派来的特派员王达成执行的“左倾”路线,许多红军和干部受到牵连,被处理、撤职甚至杀害。王达成为打击王兆相,便以莫须有的罪名枪杀了王兆相的父亲,红军领导干部张秀山、毛凤翔的父亲也被杀害,王兆相也被撤职回家,一时间人人自危。
    1935年2月,军阀井岳秀调集敌八十六师,在山西军阀阎锡山派兵配合下,对红色根据地进行了第二次“围剿”。此时,王达成被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在军事上采取强攻敌人重兵设防的据点,与敌人死打硬拼,结果红军指战员们伤亡很大,根据地逐步被敌人蚕食,代理团长薛荣翔光荣牺牲。在此情况下,王达成在广大指战员们的强烈要求下,让王兆相回来任红三团团长和总指挥,但仍必须执行他那一套与敌死打硬拼的打法。
    根据地的缩小、部队指战员损失,特派员失去了信心,从极“左”走向极“右”,他决定将红三团分散成小股活动,其它人员可回家投亲靠友,实在没办法可以自首,只要内红外白就行。他自己借口到南边去找特委汇报,便离开根据地到山西。他走后不久神府党组织和红军领导召开联系会议,重新成立党工委,红三团开始恢复根据地的战斗。在神府广大革命群众的拼死掩护下,红三团避实就虚,长途奔袭,在敌人后方大量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使敌人损兵折将,坐卧不宁,国民党发动的第二次万人“围剿”开始走向失败。
    1936年1月,中央派新的特委书记杨和亭到达神木。按陕北特委组织部(组织部长是原神府特委书记)向中央汇报的不实之词,一直坚持斗争的神府工委书记张晨忠被冠以右倾机会主义,给以党内警告,撤销职务,去党校学习;坚持武装斗争的王兆相被冠以对左右倾斗争不力,犯了调和主义错误,撤销职务送红大学习。对神府干部们揭发的王达成犯先左后右的错误没有处理。
    1936年2月,中央派张秀山来神府特委任组织部长,这时神府形势已大有好转。当时,无法去受训暂任军事部干事的王兆相在张秀山的提议下改任军事部副部长。
    1936年3月,刘志丹、宋仁穷率红28军到达神木,消灭了军阀井岳秀和山西阎锡山围剿神府根据地的敌军。此时刘志丹让王兆相跟着他活动,担任高级军事参谋,后王兆相又奉刘志丹指示率红三支队配合红28军过黄河驻守山西罗峪口、黑峪口两个渡口,保障红28军与神府佳榆根据地的联络通道。
    王兆相率红三支队和红三团一个连驻守山西罗峪口、黑峪口两个渡口,负责给红28军运送武器弹药和伤病员,保障红28军的后方。此时,红三支队发展很快,山西很多年轻人听说王兆相带兵驻守两渡口,纷纷报名参军,阎锡山部队一些俘虏兵也加入了红三支队,人数增加,武器弹药充足,并有八挺轻机枪,再加上从阎锡山部队和红25军下来的一些伤病员好了后的加入,这个部队战斗力和正规化得到很大提高。按照刘志丹向特委的提议“王兆相在这一带威信很高,有群众基础,敌我情况熟悉,是个好同志,不要把他送走,既然按中央指示免去了他红三团职务,那就成立一个红四团让他去干”。1936年3月下旬,中国工农红军陕北独立师第四团成立。王兆相任团长、贺伟任政委,并奉特委指示带团到府谷协助韩峰领导的红七支队恢复府谷根据地工作。
    1936年5月,神府佳榆特委把吴堡独立营、米西独立营、红28军一个连和神府红三团统一成立了红军总指挥部,由红28军郭宝珊任总指挥。但由于对地形、敌情不熟悉,几次战斗失利。对此,特委又把红四团从府谷调回协助。在那里,红四团的指战员们听郭宝珊讲了刘志丹牺牲的消息,大家都悲痛的哭出了声音。
    不久,郭宝珊带米西独立营、吴堡独立营离开神府佳榆。按特委指示,红三团、红四团、三个独立营、几个游击队成立了统一指挥部,任命刘明山为总指挥,王兆相为副总指挥,不久刘明山主动提出让王兆相做总指挥,后在大家一致要求下,王兆相担任总指挥。
    1936年7月初,按中央指示神府佳榆成立红军独立师,一开始特委上报的师长是郭宝珊,政委是张秀山,参谋长是王兆相。当时,神府佳榆的主要干部均不同意,大家一致认为王兆相一直在这一带坚持武装斗争,红三团、红四团和几个游击队的发展都与他有关,为什么找不了解当地情况的人来干。在张秀山、王宝珊、贾怀光、王恩惠、刘明山等红军干部的力争下,特委只好重新上报王兆相为师长,张秀山为政委,王恩惠任秘书长,李治洲任参谋长,王国昌任政治部主任。
    1936年9月,独立师北上府谷,打入敌占区,又攻占哈拉寨。紧接着南下围城打援、诱敌围歼,重创山西阎锡山晋军陈长捷的七十二师整连有生力量,晋军伤亡过大,不得不退出战斗撤回山西,敌井岳秀的八十六师和高桂芝的八十四师也损失惨重,不敢冒进,龟缩不前,第四次陕北军阀和山西军阀万人“围剿”彻底失败。
    1936年年底,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共停战,但晋陕国民党却开始了对神府佳榆的第五次万人“围剿”,企图乘党中央对神府佳榆根据地和红军不知情时一举消灭神府佳榆红军。
    此时张秀山已任特委书记,经特委和红军独立师研究,决定打到南面敌占区去,让敌人的报纸登出独立师的活动来,让党中央知道,神府佳榆红军仍存在,并仍在与敌人战斗。
    王兆相、王宝珊带领两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一直打到米脂敌占区,国民党派了敌八十四师,八十六师,晋军二0九旅及飞机围追堵截。红军在战斗中歼灭了大量敌人,山西国民党的报纸登载了独立师南下消息:“共匪人马三千,装备齐全,在佳县,米脂一带猖獗活动,国军正在围剿之中”。
    中革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在西安看到报后,立即找国民党西安行营主任顾祝同交涉,要求停止对神府红军的围剿,红军总司令朱德,红方面军司令彭德怀也联名给陕北、山西国民党各将领发出电报,要求他们停止进攻神府佳榆红军。
    1937年5月9日,中共中央派以张邦英为团长、吴溉之为副团长的工作团携带电台来到神府佳榆根据地,从此不再是孤军奋战,可以直接听到党中央的声音。
    1937年9月,神府独立师整编为团,王兆相任团长,孙超群为副团长,王恩惠任政训处主任,开赴山西抗日前线,对外称八路军一二0师工兵营,工兵营下设三个营,王兆相任主任,孙超群任副主任,独立师留了一个团留守神府。
    1937年11月,军委来电独立第二师王兆相部改编为第八路军警备第六团11月6日,军委电令警备第六团,团长王兆相,政委张达志、副团长孙超群。
    警备第六团在很短时间里就开辟了晋北的偏关、平鲁、右玉、清水河等大片抗日根据地,配合友军给日军很大的打击,受到一二0师贺龙师长的表扬。
    1938年3月,王兆相在延安向毛主席汇报了神府佳榆党组织、红军和广大革命群众在远离中央、远离上级党组织的情况下,如何克服党内左右倾错误、发展了红军、保存和扩大了红色根据地。毛主席深情地说:“神府人民为创建和保卫这块远离党中央和上级领导的根据地付出了重大牺牲,你们能紧紧依靠广大群众粉碎敌人多次围剿,扩大和巩固了根据地,壮大了红军的力量,为党保存下大量革命干部,这是很大的成绩。”听了毛主席的话,王兆相很激动,他想到那些为创建根据地英勇战斗和牺牲了的神府红军战友们、乡亲们的血没有白流。毛主席和党中央肯定了他们,相信世代陕北人民也不会忘却他们,会永远记得他们的丰功伟绩!
    神府红军这个战斗集体的丰功伟绩可歌可泣,贺龙、乌兰夫、黄新亭、张达志、黄静波等都在文中夸赞过这个英雄的部队,记得张邦英晚年重病时期还一再夸赞神府这支英雄的部队。
    王兆相晚年经常讲:神府的红军指战员们不论是任何情况下都是最忠实于党的,最团结、最能战斗、最具有牺牲精神的,神府根据地的乡亲是最可敬的,他们宁可自己挨饿,也把粮食留给红军;他们宁愿牺牲自己甚至家人的生命也要保护红军的行踪不被泄露;他们在敌人的屠刀面前绝对不会出卖地下党员和红军。我王兆相如果不是和神府这些红军指战员们一起战斗生活,如果没有神府佳榆的这些可敬的乡亲们舍生忘死的掩护,我早已经死了几十次了,早就不在人世了,希望我们的后代永远记住他们。
    今天,我们举行纪念神府红军创建八十周年活动,就是要记住中华民族流血牺牲的革命历史,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很多老革命家和千千万万的前辈用鲜血换来的,我们在此纪念神府红军旅成立八十周年,就是希望大家共同记住这段历史,珍惜给我们留下宝贵精神财富,在先辈奠定的基础上,开创发展和建设的新局面。
    谢谢大家!
中共榆林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建议将电脑显示屏分辨率调为1024*768
地址:陕西省榆林市经济开发区榆溪大道市委大楼 电话:0912-3260600 E-MAIL:yldsyjs@163.com陕ICP备12010260号